| 设为主页 | 保存桌面 | 手机版 | 二维码
普通会员

普华永道中天会计师事务所

会计

新闻分类
  • 暂无分类
站内搜索
 
友情链接
  • 暂无链接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» 新闻中心 » 政绩与业绩滋养虚假会计师审计报告
新闻中心
政绩与业绩滋养虚假会计师审计报告
发布时间:2023-01-09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3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   向公众公布的审计报告,可以看作是事务所和公司老总之间讨价还价的结果
 
  前不久,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一位负责人向《财经时报》提供了一份记录着全国102家会计师事务所声音的调查结果。
 
  在此之前,由丁平准带队的国家会计学院诚信教育开发组已经先后赴深圳、厦门、上海、武汉、沈阳、大连等地,进行了一个多月的调查座谈,并向102家会计师事务所发出了调查问卷。
 
  知情人士透露,由于此次调查采取了“不记名、不追究”的原则,调查结果具有十分难得的真实性。此外,调查还有一个背景,就是财政部及中注协高层将发生变动,这个调查结果有给新任高层提供决策参考的味道,因此,接受调查者也愿意通过此次机会反映自己的声音。
 
  基本没有水分“就算好的
 
  对于近期所出具的审计报告,102家事务所中,仅仅18家回答“没有水份”,不足两成。而回答“基本没有水分”的,竟有72家,占到7成以上。
 
  北京一家较大的会计师事务所所长(该人士要求隐去姓名,下称“京所所长”)说,如果所有的会计师事务所都能做到基本没有水份,那情况已经算是很好的了,实际上,如果其中一点水份也没有,证券市场上肯定连一个审计报告也出不来。他解释说,,按照目前的审计报告出台流程,会计师事务所出报告之前都要先给客户看,出台的报告甚至可以看作是事务所和公司老总讨价还价的结果。
 
  还有人反映了这样的怪事:一般来讲,在审计之前,事务所只能拿到一半的审计费用,如果事务所敢“独断专行”,另一半费用就别想拿到了,而即使仅仅为了留住长期客户,事务所也不会那么做。而从上市公司老总角度说,由于要层层考核,他们很多情况下也不敢反映问题。
 
  对于“基本没有水份”,中国审计学会副会长、北京工商大学教授张以宽做了另外的分析。他认为,一是企业避税的要求,二是会计准则、审计准则本身就有一定的弹性,在技术操作上有一个进退空间,在这两种情况下,能做到“基本没有水份”就算好的了。
 
  行政过度干预导致“掺水”
 
  大部分会计师事务所把做假的根源,首先归到了政府干预的现实原因和国企改制坐直通车的历史原因上,主张把板子打到那些要“政绩”的“当官的”和要“业绩”的“企业当头的”身上。
 
  张以宽教授的看法更为明确:“我认为涉及虚假陈述的审计报告,七、八成都有行政干预的原因。”他说,上市公司都很清楚,如果不能实现盈利意味着什么,但凡能把报表做得好一些,当然要做;其实不能说2001年出现了问题,确切说是2001年暴露了问题,因为问题早就存在了,治理企业做假理应和反腐败结合起来,这才是关键。
 
  业内人士认为,调查中发表了意见的这些会计师事务所,在分析做假根源时反映的情况,应该认为是基本符合实际的。
 
  事务所的头儿忙“攻关”
 
  在收回的问卷中,尽管36%的人认为,其所在的会计师事务所的头儿主要精力在于“加强内部质量控制”,但选择“攻关拉客户”的仍占到31%.
 
  而上文提及的京所所长透露,他在业界所了解的实际情况是,整体来讲,事务所的头儿主要忙着拉客户绝对不止这个比例,而兢兢业业在家里忙着加强内部控制的,也远远达不到调查显示的比例,尤其是许多比较小的所,完全是一言堂,何谈内部控制?他呼吁,与此相关的行业治理问题不能再拖了。
 
  他说,除了拉关系、拉客户以外,头儿们还要忙于配合各个部门对审计报告的检查,这些部门包括财政部门、审计部门、证监会、中注协等等,这还不包括工商、税务部门,事务所的头儿也够累的。
 
  在收回的102份答卷中,有96份回答了承接业务的途径,其中靠搞好各方面关系和给回扣的,占到了将近6成,真正靠信誉和专业能力取胜的,才刚过四成。
 
  讲到回扣,京所所长颇有感慨,他说,具体到每一笔业务,可能不见得给回扣,至少主动找上门来的客户可以省下这笔钱,但对于各个事务所来讲,恐怕很少没有过回扣行为的。他解释说,至少介绍来客户的中间人是要有的,这是见得阳光的中介费,而在客户方面,也常常难免要有些小动作,其实这是会计师事务所承担的最大风险,比技术性的执业风险更加要命。
 
  “经济警察”过奖了
 
  中注协副会长丁平准总结说,此次调查中,各个事务所回答注册会计师行业定位时,有很多个项目显示了与“常规”截然相反的结果。比如,对事务所的体制主张实行合伙制的占极少数,把注册会计师定位为经济警察的为极少数,认为上市公司采取剥离、包装上市的会计资料属于真实的占极少数,认为挽救会计行业信誉危机的关键在于“严加惩处”的占极少数。对此,他逐一进行了分析。
 
  他认为,合伙制从理论上说,可以承担更大的审计风险,是会计师事务所改制的大势所趋,但毕竟我国的会计师事务所实现与政府的脱钩改制仅仅1年多的时间,在许多客观条件不完全具备的情况下,马上全方位实行合伙制有些操之过急,即使政府强制性地推行合伙制,也只能形成新的形式主义。他说,搞成清一色的合伙制容易,但造就一批高素质的合伙人难。
 
  同时,丁平准对注册会计师看待上市公司会计资料的态度表示理解。因为大部分A股都是切块上市,过去没有会计主体,所谓的“过去的三年业绩,未来两年的预测”的会计资料都是模拟行为,其中有水份是难免的。
 
  至于注册会计师在社会经济生活中的角色,常见的说法是“经济警察”,但大部分业界人士对此不敢苟同,他们更愿意接受“医生”和“看门人”的角色。业界人士认为,注册会计师在经济生活中根本不应该有警察一样的角色,他们不可能有太多的权力和手段去制止造假者,他们应该自食其力,出了问题只应该承担份内的责任。
 
  只有少数人赞同严惩造假者
 
  调查显示,对于挽救会计行业信誉危机的方式,只有14%的被调查者认为要靠“严惩造假者”,更多的人希望凭借“加快法制建设”、“改善执业环境”和“进行诚信教育”。诸多专业人士分析认为,这可以看作是业界人士的共识,也就是说,大家能够接受“严打”,但这终究是治标之策,而要从根本上营造和维系行业的公信力,必须寻找治本之策。
 
  讲到行业的诚信之本,毕马威华振的资深合伙人郝荃女士结合她在美国、英国和中国十几年的从业经历认为,这不是靠短期培训就能形成的,最关键的是一种工作中的“养成”;而这种“养成”也不是注册会计师一个行业的事,整个社会都应该营造一种诚信的大环境。
 
  安达信华强合伙人陈经纬则强调,诚信是一种根本的价值观,就安达信华强来讲,有信心在中国发展下去,而重要的是进行诚信教育,尤其要注重教育的方式和效果。
 
  萨理德中瑞总经理张连起在建立诚信方面发表了较多的见解,他认为“拒绝短期行为、形成重复博弈的机制”、“让舞弊者可以被观察到”和“让公众能够得到民事赔偿”是行业诚信的基础。
 
  大都反对“双重审计”
 
  监管层在A股公司的新上市和再筹资方面推出了“补充审计”,市场上普遍认为是为了提升会计资料和审计报告的质量,但此次调查中,大部分会计师事务所对该举措表示了相反的看法。
 
  调查结果显示,认为“双重审计”对遏止做假有效的人为0,认为境外会计师没有取得中国注册会计师资格而签署A股的补充审计报告是“合法”的人为0,半数以上的被调查者认为实行“双重审计”没有意义,甚至有6份问卷上写着“让它黄了”。实际上,监管层至今没有派发可以实施补充审计的境外会计师事务所的资格。
 
  而安达信华强合伙人陈经纬说,即便得到了补充审计资格,这块业务也并不是外界所想像的——是一块大蛋糕,因为且不谈事务所是否有足够的人员完成业务,单说A股市场的审计风险,就要格外谨慎。他说,对于目前来谈的A股公司,安达信华强的方式就是喊出高价,如果客户能接受,那事务所也有足够的成本去认真审计,并且会独立地出具审计报告,如果客户走了,正好可以回避风险。
 
  而“京所所长”介绍说,其实“双重审计”并非中国独创,早在十几年前法国就有了,但是法国的“双重审计”和我们的“补充审计”不是一个概念,他们的方式是:凡是法国企业聘请外国的会计师事务所进行审计的,必须由法国的会计师事务所一起审计,两家一起签署审计报告;这样做的目的是保护本国的事务所。不过,他同时也提到,我们目前推出的“补充审计”实行起来也有一个好处,就是使开始审计的会计师事务所执业时更加谨慎。